打击黑彩内部三d号·到期债券即将排山倒海而至 新兴市场压力才刚刚开始

打击黑彩内部三d号·到期债券即将排山倒海而至 新兴市场压力才刚刚开始

打击黑彩内部三d号,正在绷紧神经应付美元借贷成本不断攀升的新兴市场企业和政府, 正在面临更大的压力 -- 天量的到期债券。

据彭博汇总的数据,明年大约有2,490亿美元的债券需要偿还或再进行融资。在长达10年的举债狂潮中,新·兴市场的美元借贷暴增一倍多,完全无视诸多的历史教训,比如1980年代拉丁美洲债务危机,1990年代亚洲金融风暴,以及2000年代阿根廷的债务违约。

国际金融协会数据显示,就算是从2013年的“减码恐慌”(taper tantrum)算起,新兴市场美元债务也已超过1万亿美元--这一金额超过了墨西哥和泰国经济规模的总和。

即使那些已经建立了本币债券市场的新兴市场国家,也无法从美联储主导的全球流动性回潮中全身而退。这是因为在这些市场,外资的份额仍然很高,而他们对已开发经济体的变动非常敏感。

“我们预期短期会是一段艰难时期,”国际金融协会资本市场资深主管Sonja Gibbs说。“美元和利率涨幅越大,短期内的蔓延风险也就越大。”她说,美国利率上涨即使对本币债市也会产生连锁反应。

以下图表显示一些压力点。

在新兴市场中,明年美元债到期最多的国家首推中国。虽然其中大部分债券是由中国投资人所持有,但是最近几周紧张态势越来越明显,有些公司无法以想要的金额和期限发债,而有些公司则是发行浮息债券,实属于罕见现象。

阿根廷在2000年代初期曾爆发债务违约,不过对于发行美元债仍乐此不疲,发债金额名列第四--可见部分是因为2007-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,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祭出规模空前的货币刺激措施所带来的影响,刺激全球投资人追求收益率。

相对于GDP的外债负担,土耳其在新兴市场名列第一,也许并非巧合,里拉兑美元今年以来表现在倒数之列,重挫21%左右。据彭博追踪的24个新兴市场货币,阿根廷货币表现敬陪末座--而这也是另一个负债指标相当高的国家。

责编:佚名